郴州憶像拾起遗落在岁月里的郴州记忆维权

楚雄历史网 2020-10-30 22:08:45

《郴州憶像》拾起遗落在岁月里的郴州记忆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

这样的老房子与旧标语,你还记得吗? (陈少忠摄影)

刻在老墙上的豪言壮语 (陈少忠摄影)

那是每人一头猪的时代 (陈少忠摄影)

手捧陈少忠先生厚积薄发的摄影作品集《郴州憶像》,只感觉它有着沉淀的厚重感。郴州留存下来的老民居、老亭阁、老牌楼、老桥、老祠堂、老戏台、老塔、民俗、记忆符号,在这里一一呈现。作者陈少忠凭着几十年不变的执着,创作出1000多幅作品,用镜头镌刻了独属于湘南的古韵悠悠,为郴州留下了最奢华的文化馈赠。

老相机沉淀的摄影情结

陈少忠的摄影情结得从儿时说起。小时看见爸爸单位的相机,他总忍不住偷偷地拿过来把玩一会,对那个新鲜的机器怀着无限的好奇。工作以后,朋友总会相邀在周末驱车去乡间钓鱼。对钓鱼不感冒的他,也不能败了大家的雅兴,于是他便一个人在乡间山野走走停停,消磨时间。

影影绰绰的山水,美好得如同画卷,这让陈少忠很受感触:何不把自己所见的繁盛美景记录下来,给自己留个怀念?于是,他再次提起了相机,开始拿着老式“海鸥”牌相机拍照。那时候的相机还分单镜头和双镜头。作为摄影门外汉的他,慢慢摸索起了摄影。起初他是“一顿乱拍”,后来便开始学着摸索门道,怎么取景、采光,如何调焦,拍不好重拍,修正自己的错误,一点一点取得进步。以后的钓鱼之行,他依然欣然前往,只是他手上拿的不是钓竿,而是相机;眼睛盯住的也不是鱼漂,而是镜头里如诗如画的风景。

老房子折射的乡土情怀

摄影师的怀旧情节是根深蒂固的。土生土长的郴州人陈少忠更是对于这片土地有着割舍不断的乡土情怀。因所持主业的关系,他在乡镇、社区跑的多,湘南农村或小城镇保存的老民居、老亭阁、老牌楼、老桥、老祠堂、老戏台,激起了陈少忠的浓厚兴趣。

“这是属于时光的印记,是被人遗忘的图画。把它完好地记录下来,对于郴州,对于自己的后代必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对摄影更加认真,经常为了拍下一座老桥一个老戏台,爬山涉水不辞劳苦,甚至走至深山老林忘了回去的路。有一次偶尔听人说资兴汤市有个新发现的古村落,那个周末,陈少忠带着相机独自出发,跑了100多公里找到那个村子,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拍了上百张照片。回到家里,当陈少忠兴致勃勃的准备冲洗照片,才发现所拍的三十来张照片全是一团黑影。为了不留遗憾,第二天一大早,陈少忠又踏上了前往汤市的汽车。

朋友笑他被摄影迷得痴狂,纯朴的他也只是憨厚一笑。他说,这也是一种执着。

一大批乡间坊里的文化遗迹正在消失,即将消失的民居民俗文化需要摄影的记录来保留,原生态的生存需要我们近距离的关注,开放的郴州需要少忠先生这样的有心人。

也许你没有住过这种青瓦灰墙的老房舍,甚至见也没见过雕梁画栋古迹斑驳的桥、亭、古戏台,那么,看过《郴州憶像》,你就会懂得,陈少忠为何对于摄影如此痴迷,你也会像他一样不自觉地升腾起对这片土地的热爱;看过《郴州憶像》,你就会知道,那些古朴的小桥流水人家,一直藏在郴州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在时光的流转中,兀自美丽。

“老了也要一直拍下去”

在郴州各界的关注之下,负责摄影集的湖南电视台郴州站段移生和江文辉加紧进度,短短两个月时间,这本古韵悠然、活色生香的作品集惊艳站点击率会低。在你站品牌还没起来的时候出世,着名学者余秋雨亲自为摄影集题写书名。面对这一切,陈少忠仍是一如既往的淡然,生活依旧如常,闲暇的时候,手捧相机,继续追逐他的镜头。

现在,他又发现了一样有趣而且有意义的拍摄对象——标语。这些标语有建国前号召敌人弃暗投明的、有建国初宣传大生产的、有改革开放时期宣传计划生育的……在这本《郴州憶像》作品集里,陈少忠将标语分门别类,取名为“时代符号”, 历史变迁历历在目,不少人看后都会会心一笑,回味各个时代的不同情怀。他说,标语的拍摄让他对文字和横幅特别敏感,坐在车上都会不自觉地被一闪而过的横幅吸引。

“《郴州憶像》的三百多幅作品,是沉实的记忆显现,只是,由陈少忠添加了感觉、感受、感悟的智性色彩,恰如发自内心的天籁,吟唱着古往今来延绵不息的生命之歌。”郴州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岳这样评价陈少忠的摄影作品集。他的作品无论是对记录郴州历史,还是对发展郴州旅游经济,繁荣郴州文化,无疑将以其现实和深远的积极影响而载入郴州的史册。

十几年下来,陈少忠拍的照片上万张,家里专门存放胶片的相册都有十几本。摄影,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能割舍的一部分。而他对摄影的执着与特殊的理念也教会我们:生活中最平常的东西,就是最美的东西。

“摄影既能记录美好的事物,又能锻炼身体,还可以跟很多年轻人在一起,多好。”陈少忠朴实地笑着。“只有和美好的人和事物在一起,才不会孤独。”

“以后退休了,我会全心拍照。老了,也要一直拍下去。”陈少忠翻着自己的摄影集动情地说。

《郴州憶像》是厚重的,因为他记录了独属于郴州的风韵与美好。厚重的,或许不止是一本书的重量——历史的记忆扑面而来,没有经历过,还真的不懂。

这是一部属于过去的书,用来记忆,用来怀念。

这是一部属于现在的书,用来发现,用来领悟。

这是一本属于未来的书,用来回味,用来珍藏。



复方鳖甲软肝片药效好吗
小孩子健脾吃什么药
宁波白癜风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