刈陵县有个颇有名气的乡土作家叫柳成行

楚雄历史网 2020-03-15 07:31:22

刈陵县有个颇有名气的乡土作家叫柳成行。小名,小柳儿。我和他是最好的朋友。
前不久在一次聚餐时,柳成行突然对我说:“老弟,不瞒你说,我小时候差点见了阎王。对那次溺水,直到现在我都耿耿于怀,我觉得,不管干什么,总得有责任心,没有责任担当,真不知道会闯出什么样的乱子。比如,在托儿所看护小孩子的那俩老阿姨。”
“老兄小时候还有那么一段传奇?快,说来听听,那俩老阿姨,怎么了?”
“唉,”柳成行叹了一口气说,“那是一九六〇年五月的一天。”
……
出生后不到一年,母亲就连饿带病去世了,小柳儿由此成了“没娘孩”。由于营养不良,体弱多病,小柳儿老是生疮害疙瘩,二年多来,小柳儿就一直在缺少母爱、缺吃少穿、饥寒交迫的困境中苦苦挣扎,弱小的生命默默地承受着饥饿和病痛带来的太多太多的折磨,象一颗长在巨石夹缝中在小树,随时都有被摧折的危险。
这天,小柳儿的爷爷、奶奶和父亲早早就吃过饭下地去了,父亲临走时对四岁半的女儿说:“闺女,等小柳儿起来,招呼他吃过饭后,带上他去托儿所吧。”
虽然小柳儿还不到上托儿所的年龄,但一般在春、夏、秋这三个大忙季,因为家长们都在农业社的地里忙夏收秋收,不到龄的小孩子们也都会送到托儿所让老师看着。托儿所看孩子的两个老阿姨是从河北逃荒要饭落脚到这个村的贫苦农民,没念过书,字不认识她俩,她俩不认识字,连“人、手、口、足,眼、嘴、鼻”这些常用字都不会写,充其量也就是俩看护小孩子的老妈子而已。特别是,这俩带着河北腔的侉大妈,都是村干部的老婆,仗凭有后台不怕丢饭碗,根本不负责任,只顾边纳鞋底边拉闲话。
父亲以为把孩子送到托儿所,让那俩侉老妈子照料着便可高枕无忧了,没想到,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恐怖事件发生了。
那天,在大人们走了一个多钟头后,小柳儿才瞌睡醒。他凝神望着院子里梨树叶映在窗户纸上的影子,一会儿象个小驴在踢腿,一会儿象只小免在崩跳,一会儿又变成只小猫在抓老鼠,变幻无穷,活灵活现,小柳儿竟看得呆了,看得傻了,小眼睛直勾勾圆溜溜的一动不动。
“小柳儿,起,快起床,要不就迟到啦。”
“噢。”姐姐的呼喊唤醒了沉醉迷幻中的小柳儿,震碎了窗户纸上的幻影,他显得有点不太高兴。但不高兴也得赶快起床,大人不在跟前,没人给他撑腰,姐姐就敢放开手教训他。而且他知道,姐姐早就想找茬揍他一顿,不赶快起来,屁股上准要挨上几苕帚骨朵。姐姐也只不过四、五岁,她才不管小柳儿是不是个没娘孩。再说啦,姐姐不也是个没娘孩吗?只不过比你小东西大二岁而已,你小东西学聪明一些,要想屁股上舒服一点的话,就在姐姐面前做个乖孩子,乖乖听姐姐的话,要不绝对没好果子吃。
起床后,小柳儿蘸着盐沫狼吞虎咽吞下十来根煮胡萝卜后,跟上姐姐去了托儿所。
小柳儿麻烦劲儿不小,不大一会便觉内急,悄悄拉拉姐姐衣角:“姐,我要上厕所。”
“就你事多,嗨呀。”
姐姐站起来喊道:“老师,我跟弟弟去厕所。”
侉老婆子或许在家受了老头子气,形同发威的母虎,眼一瞪吼道:“让他自己去!”
姐姐皱了皱眉头:“他还小,才二岁多,得看着点儿。”
“再小也是个男子汉,让他自己去,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能从小就娇生惯养。”侉老婆子还蛮有一套瞎理论。姐姐无奈,只好对小柳儿说:“弟,老师不叫跟你去,光你一个人去吧,小心点啊。”
“噢。”小柳儿刚走到当院,何家老爷爷正好从大门进来,手里拿着个馒头。老爷爷心善,一直就觉得这个孩子可怜,见他从托儿所出来,马上招呼他说:“来,柳儿,给你点吃的。”说着,瓣下一半馒头塞在小柳儿手里。“谢谢爷爷。”边往厕所走,边哼哧哼哧啃了起来。
托儿所的大门左侧十多米处有个不大的小水池,水不太深,平均水深半米多。小柳儿上完厕所,出于贪玩儿,他没有马上回托儿所,而是转向来到水池边,在水里玩起蝌蚪来。
玩着,玩着,谁知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掉进水里。水池边沿是倾斜的,越往里越深,水池像有吸引力似的,使劲将小柳儿向池中心吸,很快,池水便淹没了他多半个身子。他费力地往上走,只能走,不能爬,一低头就喝水,死路一条,只能用脚走,但脚下的污泥特别滑,不挣扎还好,一挣扎,反而向深处滑行的速度更快,小柳儿非常害怕,恐慌地高声喊道:“快来救我。”然而,还没赶上喊出第二句,池水便淹没了他的头部。
终于滑行到水池的最低处,小柳儿感觉池水没有了吸力,但却淹没了他整个小身体,咕咚咕咚,小柳儿连续喝了十几口水,在严重缺氧窒息下,小柳儿感觉心脏在紧缩,憋得他非常难受,他不由地一张嘴,本能是想吸点空气的,谁知空气没吸到,反而又被灌进好几口水。逐渐地,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万分危急时刻,小柳儿大脑中灵光一闪,求生的意念突起,耳边仿佛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小柳儿,你不能死!”
“对呀,我不能死,我要活。”这或许就是求生的巨大潜能吧?在求生本能的作用下,小柳儿小脚下向下使戏一蹬,人便向上浮起来,突地窜到水面上面来了。
人透过气来后,小柳儿两只小手使劲向下拍,目的是不让自己的身子沉下去,同时吐出几口池水,猛吸了几大口空气,缓过劲来后,,他才又恐惧地嘶声大叫起来:“姐姐,快来救我!”
小柳儿大声地哭喊着,试图能让姐姐听见,知道他掉进水池里。然而,他的努力白费了,由于水池离教室较远,而这时幼儿们正扯着嗓子,随着侉婆子的拍子唱歌,多个孩子一起吼,吼叫声高亢而嘹亮,远远压过了小柳儿的呼救声。
“姐姐,姐姐,快来救我!”他一声又一声地呼喊,一丝都不敢放松求救的机会。一边呼喊,小柳儿一边用小手使劲拍着水面,保持着不让人往下沉。
幼儿们憋足嗓门,唱的越发起劲。小柳儿喊完这句后,再次沉到水底,连续又喝了几口水,小柳儿赶忙脚下使劲一蹬,人总算又窜出水面。
“姐姐,快来救我!”
然而,姐姐还是没听见他的呼救声。
经过较长时间的挣扎,加上喝水太多,几乎耗尽了一个二岁半幼儿的全部能量,呼喊越来弱,向下拍打的力度越来越小,人逐渐开始向下沉,先到了胸脯,又到了脖子,然后几乎淹到他的嘴巴。危险,在一步一步地加大,死亡,在一步一步地向他逼近。也许不该这小子命绝,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姐姐突然想起了上水池的弟弟:妈呀,这么时间了,柳儿怎还没从厕所回来?坏啦,不是掉厕所了吧?心里一急,也赶不上给侉婆子请假,撒腿就往厕所跑,但没有见到小和的身影,忽然,她似乎听到水池那边有微弱的求救声,跑到水池一看,直吓得魂不附体,就见池水几乎淹没了弟弟,只留个小脑袋使劲向上挺着,哇的一声哭叫起来:“老师,老师,快来,我弟弟掉进水池啦。妈呀,弟弟啊!”
见姐姐又叫又喊,幼儿们吓了一跳,歌声顿时停了下来。
俩侉老婆子这时也听到了姐姐的呼喊声,脑袋嗡地一声响:“坏啦,闯大祸啦。”拨起小脚就往水池跑。
这时,听到姐姐和俩侉婆子的呼叫,小柳儿知道有人来救他了,求生的愿望使他清醒过来,用尽全身力气向上一蹬,脖子再一次露出水面。俩老侉婆子一看大喜:“妈呀,还没淹死。快,快喊几个男人捞人。”于是,一个侉老婆子拿起一根水池边晒衣服用的长竹杆伸进水池里,这小东西倒也不错,小柳儿一见竹杆伸下来,求生的力量猛增,一把牢牢抓住竹杆。
直到此时,死神才算慢慢从小柳儿身边撤退,小命有救了,他死死抓住竹杆不松手,一直等到几个男人来救他。令人奇怪的是,连命都快没了,小柳儿手里却还牢牢地抓着那半块馒头没舍得丢。
等人们把他救上来时,这小东西浑身污泥,喝了半肚子的池水,肚子胀得老高。俩侉老婆子知道惹上大祸,赶紧将小柳儿放在双膝上,让小柳的脑袋垂下来,一只顶住小柳儿的腹部,小柳儿腹中的积水哗哗地喷了出来。完了之后,另一个侉老婆子找了个大铁盆,把浑身污泥小柳儿脱光放进去好一番洗刷。
……
“好家伙,你还有这么一次惊险的经历啊。”听完柳成行的故事,我心里感觉好可怕,要是当时......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柳成行对我说,“你相信吗?”
“我相信,”我笑了笑说:“要不也就没有以后的的乡土作家柳成行了,那俩个老阿姨,后来怎么样了?”
柳成行看了我一眼,突然笑了:“当我第二天去了托儿所后,发现新换了两个年轻点的阿姨,那俩侉老婆子不见了。”

共 2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讲述的是刈陵县有个颇有名气的乡土作家叫柳成行,小名,小柳儿。“我”和他是最好的朋友。在一次聚餐时,柳成行给“我”讲述了在他两岁半的时候,姐姐带她去托儿所。一个人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托儿所的大门左侧十多米处有个不大的小水池里,要不是姐姐及时发现,柳成行差点就丢了小命。这段经历的确是惊心动魄,幸好最后有惊无险。今天才有了乡土作家柳成行,真的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欣赏佳作,感谢赐稿。【编辑:叶华君】
1 楼 文友: 2018-09-26 19:28:44 我们每一个人的一生或许都会经历一些威胁生命的事情,所以说活着不易,希望大家且行且珍惜。问好作者,感谢赐稿,创作辛苦了。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 0610
2 楼 文友: 2018-10-0 20:25:12 这篇文章写得十分生动。一个没有娘的两岁孩子,好险被死神扯了去!文章写得不仅趣味深厚,而且将当时的情景写得栩栩如生。作者的文笔令我佩服。谢谢作者。雅安十佳白癜风医院
更年期经期延长怎么办
治疗术后ED有效药物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