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狂徒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暂时联盟

楚雄历史网 2020-02-24 03:42:14

绝世狂徒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暂时联盟

的确,林翰虽然是林家第一天才,更有黑龙城百年来第一天才的称号,但这些并不足以让他拥有召集和指挥整个林家子弟的威望。

白英却不同,她早在进入此地之前,就已经被白家长辈授权。

但白英并没有从林翰的脸上看到哪怕一丝的不悦甚至其他情绪波动,反而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淡的微笑挂在脸上,似乎亘古不变。

他也不否认,轻轻点了点头,道:“诚如白姑娘所言,我的确没有那权力。”

林翰的话,让白英愈发得意。但很快,她就发现林翰所想和自己所想截然不同,而这其中的差距,让她对林翰瞬间产生颠覆性的认知,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或者说自己十多年来所认识的那个林翰,变了。

只见林翰满脸自信的微笑,接着说道:“不过有些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龙家想我们死,我们为何不反抗?”

“如果白姑娘没有兴趣和在下一起做一笔大买卖,那么请自便,就当我们从未遇见。”

“但这神秘的洞府空间中,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如果白姑娘一不小心遭遇什么意外,那么……”

林翰并未继续说下去,白英却是脸色变幻不定,瞳孔中闪烁着阴郁的光芒。

她深深凝望林翰,蓦然间感受到强烈的令人窒息的寒意扑面而来,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淬体境八重修士,而是一块来自极寒之地的冰块,所散发出来的寒气令人畏惧。

可她从林翰的身上,分明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杀意。

一个没有任何杀意流露的人,却让自己感觉到彻骨的冰冷,形势已经不言而喻,眼前此人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白英自始至终也无法想象,区区淬体境八重的林翰,纵然是黑龙城第一天才,纵然是能够有资格与淬体境九重修士一战,可他凭什么让自己心生畏惧?自己好歹也是白家的第一天才,同代之中的佼佼者……

但,这一切似乎没有人会给她答案。

林翰只是好整以暇看着她,平静的目光中看不出是悲是喜,同样也难以判断他对自己究竟是期待还是不以为然,一股高深莫测的气息,让白英感觉到很不舒服。仿佛眼前这位早已经超越了淬体境,是一尊丹元境强者。

那深邃如天宇星空,浩瀚难测的眼神,令她愈发的心里没底。

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在面对家主的时候,才有过。但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林翰竟然有着能够与家主媲美的实力。

努力摇了摇头,甩掉脑海中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白英的目光也渐渐恢复清澈。

林翰,还是那个淬体境八重的林翰,但绝对不能以常理度之。

白英沉默了,并没有接着林翰的话往下说。

嘶……呼……

良久,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变幻的脸色也恢复正常,这才张张嘴,说道:“的确,他们的实力太弱,对我们而言不过是累赘。既然林翰道友有兴趣邀请本姑娘同行,那么在下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如此,甚好!”

……

林翰虽然只有淬体境八重修为,但他独自一人面对淬体境九重的龙天赐、龙天行兄弟,而不落下风,甚至斩杀其中一人,其实力就可见一斑。

白英为白家年轻一代第一天才,淬体境九重修为,自然是这次清风崖之行的顶尖高手。

这两个人一旦达成协议,联手起来,天知道会造成怎样的波澜。

而在这混乱的幽蓝色迷雾中,几乎所有人都迷失了方向的情况下,都如同无头苍蝇般来回乱窜,更是会出现某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短短三个时辰后,便遭遇到一个刚突破淬体境九重不久的龙家子弟。

这是二人达成协议之后的第一战,林翰也不客气,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剑起剑落,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然剥夺一位淬体境九重修士的性命,这份实力立刻就让白英内心的最后一丝疑虑,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最开始她还怀疑林翰花架子,徒有其表。

那么现在,即便是白英再自负,也不愿轻易与林翰交恶。单单刚才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足以证明林翰的实力,至少不弱于自己。

“好本事。”白英竖起大拇指,由衷的夸赞道。

这一次,绝对是发自内心,没有任何虚假的赞叹。

也从此刻开始,她对林翰的计划莫名的充满信心,尽管他们只有两个人,但只要开诚布公一起战斗,在这丹元境无法进入的洞府空间,足以横扫绝大多数人。

虽说此事一旦暴露,对二人极其不利。

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两个人谁都不说,没有第三个人会知道。

因为那些知情的人,都已经死了!

“白姑娘客气了。”

林翰耳朵一动,“顺风耳”功法不自觉的施展开来,顿时听到白英的心跳变化,同时看见她闪烁的目光,便知道她至此时,才真正信任自己的实力。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

拉上白英一起,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免得动静太大到最后暴露身份,不好收场。

若非有所顾忌,自己一个人完全可以独立完成任务,只是过程会相对艰难一些,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全力以赴,这里还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

这第一个人身上,并没有多少东西。但既然一开始就商量好的五五分,林翰也并未因自己独自出手而独吞战利品,反而很大方的拿出所得,评估其价值之后,与白英平分,这份坦然,倒是让后者啧啧称奇。

以往,因为战利品分配不均而分道扬镳的比比皆是。

哪怕是同族子弟,乃至亲兄弟,也有可能因为战利品分配不均而大打出手,这种例子并不罕见。

不过现在所得并没有特别诱人的宝物,一旦又,或许又是另外一番情形。

白英收下一半战利品,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一旦踏上这条船,就没有回头路,除非杀光所有目标,或者自己死,否则两个人的利益就永远绑在一起,至少在离开清风崖之前,都是如此。

看到林翰毫无防备的走在前面,白英的脸色不免有些古怪。

但很快,经历内心的各种挣扎之后,她的呼吸从略微急促变得平静无声,终于是压下那复杂的想法,大步上前,与林翰并肩而走。

可她并不知道自己因此躲过一劫,林翰的目光,也从凌厉而变得柔和起来。

……

一转眼,便是七个日夜。

这对来自不同家族的奇特组合,并肩行走在一片山谷中,这几日来,死在他们手中的龙家子弟,已是超过一手之数,其中淬体境九重修士便有两人。而两人之间的配合,也变得默契起来,每次战斗最多不会超过半刻钟。

而他们的所有收获,都毫无例外的五五分。

期间,二人话不多,除了战斗,便是赶路,或者默默修行。

至于说在这神秘的清风崖洞府空间内寻找宝物,那只能看机缘,寻常人哪能轻易有所收获?即便林翰从龙天赐手中夺来的“顺风耳”秘法,也是机缘巧合罢了。

但经过这几次的勤加练习,林翰对顺风耳的掌握,已今非昔比。

当日初学顺风耳,林翰只能通过它掌控方圆十丈的动静,如今却已经能够扩散到十五丈左右,并且不再受到突然出现的爆破音的影响。

幽蓝色雾霭并未散去,众人似乎也都已经习惯了。

但没有人知道,林翰的“顺风耳”在这片迷雾中给他所带来的诸多便利,那种神奇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当然,有一个人,这些日子并不平静。

龙天行,他自从与龙天赐联手被林翰打败,险险死还生之后,对林翰的恨意更上一层,同时也对“顺风耳”功法念念不忘。

但这时候,就算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也绝不敢独自面对林翰。

那恐怖的一剑,时常在脑海中浮现,如梦魇般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哒!哒!

“谁!”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龙天行神色一凛,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走到这片山谷,但此地雾霭明显已经稍微淡了些,能看清方圆七八丈的状况。但那突如其来的脚步声,依旧是让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杀!”

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一抹凛然杀机洗面而来。

近了,二人相互对视一眼,神色皆是有些古怪,但杀机已然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一股温暖的情绪在脸上蔓延。

“龙青!”

“天行……叔。”

这两人,正是龙家的龙青,和龙天行。

他们没想到分别多日,居然会在这片乱石山谷中相遇,并且由于迷雾的阻隔,险些当成敌人而大打出手。

“天行小叔,你可曾见到其他龙家子弟?”

龙青虽然年龄比较大,但按照辈分来讲,的确是应该叫龙天行一声叔父。而他在经历了最初的不适应之后,逐渐地放开来,毕竟这时家族规矩,也是尊卑长幼的排序,他根本无法打破其中规则,只能遵守。

但龙天行的脸色,似乎并不好看。

阴沉变幻之间,一道无奈的叹息,从口中发出:“天赐他……”

“天赐小叔,他怎么了?”看到龙天行的脸色,龙青便生出不好的预感。

“他死了。他被林翰杀了!”

“什么!”

龙青愣了一下,眼眸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同时也带着浓浓的怨毒与仇恨。他无法想象,天赋比自己强不少的龙天赐,淬体境九重巅峰修为,居然会……

而此时,另外的来到山谷中的人,被他这道惊呼声给吸引了。

“有人?”

“听声音好像有些熟悉。”

“走,过去看看。”

这是一男一女,听到声音之后经过短暂的商议,立刻就奔袭而去。他们两个,正是来自不同家族的第一天才组合,林翰和白英。

片刻后,林翰已经通过顺风耳判断出那道声音的主人。

二人靠近了看,果不其然,与“顺风耳”的判断别无二致。

儿童打喷嚏怎么缓解
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友情链接